行业动态

放毒方式大不同 如何区分有毒动物的“毒”门绝技

发布时间:2020-01-21 07:46   作者: admin

一只网斑河豚(Takifugu poecilonotus)鼓胀身体,作为一种防护手法。这些鱼被称为河豚,在日本是一道珍馐──但有必要先进行慎重的准备工作。 PH

一只网斑河豚(Takifugu poecilonotus)鼓胀身体,作为一种防护手法。这些鱼被称为河豚,在日本是一道珍馐──但有必要先进行慎重的准备工作。 PHOTOGRAPH BY PAULIO DE OLIVEIRA, MINDEN PICTURES

懒猴(例如这只孟加拉国懒猴,摄于柬埔寨的吴哥生物多样性保育中心)上臂底下的腺体会排泄毒液。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, NATION

懒猴(例如这只孟加拉国懒猴,摄于柬埔寨的吴哥生物多样性保育中心)上臂底下的腺体会排泄毒液。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,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

金色箭毒蛙以吃掉小甲虫来获得毒素。 PHOTOGRAPH BY ALBERT LLEAL, MINDEN PICTURES/NAT GEO IMAGE COLL

金色箭毒蛙以吃掉小甲虫来获得毒素。 PHOTOGRAPH BY ALBERT LLEAL, MINDEN PICTURES/NAT GEO IMAGE COLLECTION

科莫多龙咬伤猎物后,能够在毒液发生时盯梢猎物几公里,并运用牠们的敏锐嗅觉对准猎物尸身行进。 PHOTOGRAPH BY STEPHEN ALVAREZ, NAT

科莫多龙咬伤猎物后,能够在毒液发生时盯梢猎物几公里,并运用牠们的敏锐嗅觉对准猎物尸身行进。 PHOTOGRAPH BY STEPHEN ALVAREZ,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

据美国国家地理(撰文:JAKE BUEHLER编译:涂玮瑛):蛇、蜘蛛与其他有毒动物施放化学武器的办法简单形成混杂,以下是你应该知道的常识。

假如你在路上遇到一条不知道物种的蛇,你或许会猜想它是「被迫带毒」(poisonous)仍是「伤口放毒」(venomous)──或许这两种特性到底有无差别。事实上,「被迫带毒」与「伤口放毒」是很共同的概念,描绘了动物运用它们的化学武器的特别办法。

伤口放毒与被迫带毒动物都会运用毒素──这类有毒物质靠小剂量就能形成严重且有害的生理性影响──以自我防卫或制服猎物。

但伤口放毒性动物(例如黄蜂)会藉由损伤其他动物施放有毒混合物,并通常是运用尖牙、螫刺或棘刺等。相反地,被迫带毒性动物则通常是透过皮肤,在另一只动物触碰或吞食它们时,被迫地施放排泄物(比方毒蛙)。

搜集你的毒

田纳西州南边复临大学的生物学家戴维.尼尔森(David Nelsen)说,被迫带毒性物种只会防护性地运用它们的毒素,以避免遭到掠食者吞食。这便是为什么毒素会绕过消化体系,透过伤口直接进入体内。

举例来说,被迫带毒性动物被掠食者吞食时,这些毒素会快速分布到掠食者全身,根据毒素类型与剂量而形成暂时性症状或逝世。以河豚为例,它们特别丧命,由于它们的皮肤与内脏有一种比氰化物还毒的神经毒素。

许多被迫带毒性动物不会自行制作防护性毒素,而是从它们日子的环境中渐渐搜集毒素。比方说,河豚会从一种海洋细菌获取河豚毒素。帝王蝶在毛虫阶段会吃有毒的乳草植物,这使成蝶尝起来带有苦味。

警戒色也很多呈现在被迫带毒性野生动物身上,特别是中南美洲体色艳丽的原生毒蛙。

「毒蛙带有一种混合多样物质的神经毒性生物碱,作用从仅仅难吃到恐惧丧命。」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演化生物学家蕾贝卡.塔文(Rebecca Tarvin)说。

地球上最毒的动物之一是哥伦比亚的金色箭毒蛙(Phyllobates terribilis),它们会搜集箭毒蛙毒素(batrachotoxin)──或许来自它们吃的小甲虫──并由皮肤上的腺体排泄毒素。一只金色箭毒蛙就能制作满足毒从来杀死数个人。

相似的产毒甲虫也被以为会供给毒素给黑头林鵙鹟(Pitohui dichrous)的被迫带毒性茸毛,这种鸟是巴布亚纽几内亚的原生种。

咬伤与刺伤

由于伤口放毒性毒素通常是由运用它们的动物所制作,所以这些动物的身体结构也更杂乱,并且「有必要被更直接地将毒施放进入另一个生物体内,绕过消化体系,」尼尔森说。

许多伤口放毒性动物常用的办法是带毒的咬伤。举例来说,蜘蛛和蛇会透过中空的尖牙注入毒素,使猎物的神经体系与循环体系中止运作。

天然现已演化出其他奇妙的战略。有些蜥蜴──包含体型巨大的科莫多龙──好像具有共同的伤口放毒性唾液。沟齿鼩(一种相似鼩鼱的加勒比区域的稀有哺乳类)也会形成伤口放毒性咬伤。芋螺则运用一种变形的牙齿作为伤口放毒性的鱼叉,以便捕捉小型猎物,但它们也能注入满足毒从来杀死体型愈加巨大的动物。

其他伤口放毒性动物会运用螫刺或棘刺来注入毒素,例如石头鱼的背鳍棘刺里带有会引起极大苦楚的毒液,又或许是会运用头上的小棘刺进行有毒的「头锤」进犯的格林胄蛙(Corythomantis greeningi)。

更乖僻的是懒猴(属名为Nycticebus)的毒液体系,它们是东南亚的夜行性灵长类。懒猴的上臂底下有制作毒素的腺体,然后懒猴会将毒素舔入口中,遭到要挟时就咬伤对方并施放毒素。

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灵长类生物学家安娜.奈卡里斯(Anna Nekaris)说,唾液与毒素的混合物好像会让被咬伤的动物呈现剧烈免疫反响。她说:「以人类来说,剧烈免疫反响的表现是过敏性休克、极度苦楚,或安排坏死。」

还有第三类?

在被迫带毒与伤口放毒这两种类别之间,或许还有第三种施放毒素的类型:无伤口放毒(toxungen)。无伤口放毒性动物不会以尖牙或螫刺注入毒素,但它们也不会比及被触碰或吞食时才施放毒素:它们会抛掷或喷洒毒素到进犯它们的目标身上。投弹甲虫会从腹部喷出刺激性苯醌,而火蝾螈则会从腺体喷出射程超越30公分的毒素。

然后还有臭鼬。

「大多数人从没把臭鼬屁当成有毒物质,」尼尔森说:「但脸上被臭鼬屁喷到的狗猫或许呈现一阵强烈的打喷嚏、吐逆、暂时失明,它们的红血球甚至会遭到危害。」

以上皆是

在稀有的事例中,有些物种能够一起是伤口放毒与被迫带毒性动物。

以喷液眼镜蛇为例,由于于它们尖牙里的细孔,它们不只会咬伤进犯者,还会喷出引起苦楚又致盲的毒液到进犯者的眼睛与脸上。这让它们也被归类为无伤口放毒性动物。

一些东南亚的颈槽蛇会形成伤口放毒性咬伤,也会吃被迫带毒性蟾蜍,让它们偷走这些两生类的毒素,然后在颈部腺体排泄毒素。

因而,关于「这条蛇是被迫带毒仍是伤口放毒?」这个问题,有时候答案或许其实是:两者皆是。

(机器头条新闻 news.ji-qi.com)归纳收拾。

上一篇:生活在深海的“龙宫使者”皇带鱼一周内二度现身日本沿海 下一篇:万学教育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,产品矩阵将布局全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