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动态

Udacity半年裁员三次,在线教育的出路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19-10-03 09:15   作者: admin

在线教育是时下热门的话题,其依靠电子媒体和信息通信技术突破了时空的限制,实现了优质资源共享,不需要课堂和纸笔,相比于传统教育方式来说更经济。据悉,目前全球的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大约为 1600 亿美元的规模。


有人认为在线教育将颠覆传统教育,但事实是传统教育仍然稳坐 C 位,而在线教育却在不断裁员。据外媒报道,估值 10 亿美元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 Udacity 预计裁员 20%,并重组其业务。Udacity 目前约有 300 名全职员工,60 名左右的外部员工,此次裁撤的员工数量为 75 名,其中包含少数管理层员工。


裁员在 Udacity 中并不是新鲜事儿,从 2018 年 8 月到 2019 年 4 月,短短的 7 个月时间,Udacity 已经经历了 3 次裁员:


2018 年 8 月,Udacity 发言人发布声明:“经过深思熟虑,我们计划裁减 5% 的全球员工”。虽然,这次裁员没有透露出具体的裁员人数,但是当时 Udacity 的员工总数约为 500 名,我们可以从中推断出裁员人数在 25 名左右;2018 年 12 月 Udacity 宣布将裁员 125 人,裁员时间从 2018 年 12 月持续到 2019 年年初。裁员完成之后,Udacity 员工总数将变为 330 人;2019 年 4 月,据外媒报道,Udacity 将再裁员 75 人,其中包含少数管理层员工。频繁裁员是为了求生?


针对于裁员原因,Udacity 给到的答案基本都是“重组”。以 2018 年 12 月裁员事件为例,Udacity 解雇了巴西圣保罗办事处的 70 名员工,并关闭了该地区的办事处。作为重组的一部分,Udacity 计划在印度等地增加以企业为中心的产品,在中国和中东增加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业务。


“重组”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求生。对于 Udacity 来说,现在是个关键时期,资金、成本、项目都面临着挑战。


之前有记者向 Udacity 创始人 Sebastian Thrun 提问:“为什么会全职投入到 Udacity?” Sebastian Thrun 的回答是“为了更好的改变世界”。显然,想要改变世界的 Udacity 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梦想,2018 年其营收为 8800 万美元,但是整体却亏损了 4000 万美元。


除了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之外,外部资金的支援也处在停滞阶段。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:Udacity 总共进行了 4 轮融资,总融资金额为 1.6 亿美元。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 2015 年 11 月,当时融资金额为 1.05 亿美元。也就说,Udacity 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资金注入了。


Udacity 在项目方面也面临瓶颈,2017 年 Udacity 推出了自动驾驶汽车和深度学习等流行项目,在加上前 CMO Shernaz Daver 设计的翻身计划,其收入同比增长 100%。但是进入到 2018 年,其推出项目的数量和速度都放缓了,新增加的项目知名度也不够,就连之前推出的热门项目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、数字营销、虚拟现实和计算机视觉等也表现疲软。


员工队伍的壮大和成本不断增加也加重了 Udacity 的负担。2019 年 2 月,Udacity 聘任 Lalit Singh 为临时首席运营官,Lalit Singh 对 Udacity 目前的业务情况进行了审查,包括运营模式和主要成本(劳动力、营销和其它非劳动力支出)。审查结果是 Udacity 需要解雇更多的员工,简化运营和规划,并削减其他成本。


为了削减成本,Udacity 除了进行裁员重组,也对办公空间做了缩小和整合。据悉,Udacity 关闭一个在旧金山的办公室,并且也在评估其它地区的办公地点是否要做改变。


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,Sebastian Thrun 这样写道,“公司的目标不仅仅是维持生存,而是扭转目前亏损的状况,在下个季度实现收支平衡,甚至是盈利。”


在线教育的症结可能在于传统教育


Udacity 在在线教育领域中可以算得上是标杆企业,但整个领域目前还没有出现真正的头部玩家。如果从 Udacity 铺展开来看整个在线教育市场,在市场规模和商业模式方面都面临着挑战,在其发展道路上横亘着一座大山——传统教育。


与传统教育相比,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小的市场,前者的市场规模在万亿级别,而后者只有千亿级别。据艾瑞咨询发布《2018 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8 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 2517.6 亿元,同比增长 25.7%,预计未来 3-5 年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 16%-24% 之间。从市场规模来看,在线教育天生的盘子就比传统教育要小。


针对 Udacity 频繁裁员的事件,有网友评论称,“我很喜欢 Udacity 的模式,但是显然 Udacity 没有真正理解美国教育行业的本质,尤其是大众对优质教育的看法。”笔者认为,在线教育领域的很多企业都没有能够清楚认识到这一点,首先在大众和企业心中,他们并不认为自学或者在线教育是一种好的受教育方式。其次,绝大多数企业都更认可、更倾向于从公立或私立大学中取得的传统学位。


很多人觉得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要彻底颠覆教育行业,事实上这些技术并未对行业产生太大的影响。乍看之下,人们的学习方式和学习体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但是教学方式并未发生变化,甚至很多在线课程只是把之前学校中的课程照搬上去。如果用大家熟悉的术语来说,在线教育只是在重复“造轮子”。


与传统教育相比,在线教育存在的壁垒还在于生源。其实,这两者之间的质量差异不在于课程,而在于生源,顶级学校本来的门槛就很高,学生在进入之前就经过了筛选,他们的资质水平足以学习当前课程,在毕业时传统教育还要经过严格的“考试”。经过这一系列考验,从传统教育走向工作岗位的学生质量更稳定。


除此之外,学位也是在线教育的“硬伤”。类似 Udacity 这样的营利性机构是没有真正可被全社会认同的学位授予。即使他们授予的证书可被部分市场接受,但他们的“证书”也是不值得信任的,因为很多人可以轻易的欺骗通过测试。另外,取得证书的在线课程的严谨性也值得质疑。


从商业模式来看,在线教育主要分为 To B 和 To C 两部分。其中 To B 的营收主要来自为企业培训特定的技能,To C 的营收主要来自平台收成和用户订阅。To B 的营收难点在于高客单价的课程可能以免费 / 低客单价课程来完成交易,而 To C 的营收难点在于用户留存。


写在最后


截止到本文发布前,笔者还获得了两个其它消息,一是网友“上条当麻”在脉脉职言发帖称,在线英语学习平台 gogokid 正在裁员,裁员比例可能达 70%-80%,少则 50%,销售人数从 700 至 800 人砍到 200 人;二是有网友爆料称另一个在线英语学习平台 VIPKID 的 1800 个员工社保断了,并“友情提醒”所有用户不要再续课。随后,VIPKID 发声明称遭遇大规模谣言攻击,目前现金流稳健。



(图源网络,网传 gogokid 裁员)



(图源网络)


据相关报告称,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还处在商业模式探索阶段,2016、2017 年中国在线教育企业只有 5% 盈利:


据英语流利说上市招股书中显示,2016 年、2017 年净亏损分别为 8916.9 万元、2.43 亿元。51talk 2016 年全年亏损 5.15 亿元,2017 年全年净亏损 5.8 亿元,2018 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 0.89 亿人民币,去年同期亏损 1.4 亿人民币。“裁员”、“亏损”…在经历了轰轰烈烈的“烧钱”大战之后,在线教育的战损情况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了,如何破解盈利困局、寻找出路将是在线教育要面临的下一个课题。

上一篇:范为华:家政小事诠释家国情怀 下一篇:具授粉功能的大黄蜂和蝴蝶可帮助植物长出更漂亮的花朵 有害的食草动物则不会